邴原
曹操之五官将长史。原十一而丧父,家贫,早孤。少与管宁俱以操尚称,州府辟命皆不就。黄巾起,原将家属入海,住郁洲山中。时孔融为北海相,举原有道。原以黄巾方盛,遂至辽东,与同郡刘政俱有勇略雄气。原在辽东,一年中往归原居者数百家,游学之士,教授之声,不绝。后得归,太祖辟为司空掾。原女早亡,时太祖爱子仓舒亦没,太祖欲求合葬,原辞曰:“合葬,非礼也。原之所以自容於明公,公之所以待原者,以能守训典而不易也。若听明公之命,则是凡庸也,明公焉以为哉?”太祖乃止,徙署丞相徵事。建安十五年,初置徵事二人,原与平原王烈俱以选补。代凉茂为五官将长史,闭门自守,非公事不出。太祖征吴,原从行,卒。

邴原,东汉末官吏。字根矩,北海朱虚(今山东临朐东)人。家贫、早孤。初为北海相孔融所举。曹操为司空,任原为东阁祭酒。建安十五年(210),任为丞相征事,后又代凉茂为五官将长史,闭门自守,非公事不出。随曹操征吴,卒。

邴原好学

邴原是一千七百多年以前三国时候的人。他十一岁那年,父亲就去世了,留下他和母亲,过着十分穷苦的生活。

离邴原家不远,有一个书塾。每天早晨,许多学生背着书包()走过邴原家门口去上学。书塾里琅琅的读书声,也常常传到邴原耳里来。邴原想到自己不能像那些学生一样上学读书,真是伤心极了。

有一天,邴原走过书塾门口,听到里面的学生正在高声朗读,心里一阵难过,就站在门口大声哭了起来。

书塾老师跑出来问邴原:“孩子,你为什么在这里哭哇?”邴原抽抽嗒嗒地回答说:“我没有父亲,也没有哥哥姐姐,家里很穷,上不起学,看到别人能上学读书,心里难过,忍不住就哭起来了。”

老师听了这些话,抚摸着邴原的头,说:“好孩子,只要你有这个志气,就到我的书塾里来读书吧。我不收你的学费。”

邴原高兴极了。他连忙向老师道谢,对老师说,只要让他上学读书,他可以帮助书塾里做些零星活儿。

邴原读书十分用功,老师讲课的时候,他仔细听讲,碰到不懂的地方,总要问个明白。

老师讲过的每一课书,他都要读得滚瓜烂熟,弄懂记牢。

有一本书,别的学生要花两三年时间才能读完,邴原只用了一个冬季就把它读完了。

邴原在书塾里读了很多的书,回到家里以后,又从亲戚朋友那里借了许多书来,白天晚上一个劲儿地读,遇到不明白的地方,就到处问人,非要弄明白不可。

邴原这么刻苦学习,后来成了一个有学问的人。

历史概况

曹操之五官将长史。原十一而丧父,家贫,早孤。少与管宁俱以操尚称,州府辟命皆不就。黄巾起,原将家属入海,住郁洲山中。时孔融为北海相,举原有道。原以黄巾方盛,遂至辽东,与同郡刘政俱有勇略雄气。原在辽东,一年中往归原居者数百家,游学之士,教授之声,不绝。后得归,太祖辟为司空掾。原女早亡,时太祖爱子仓舒亦没,太祖欲求合葬,原辞曰:“合葬,非礼也。原之所以自容於明公,公之所以待原者,以能守训典而不易也。若听明公之命,则是凡庸也,明公焉以为哉?”太祖乃止,徙署丞相徵事。建安十五年,初置徵事二人,原与平原王烈俱以选补。代凉茂为五官将长史,闭门自守,非公事不出。太祖征吴,原从行,卒。

译文

邴原,字根矩,北海朱虚地方人。年轻时与割席断义的管宁齐名,都以节操高尚著称于世,州府下令征召他们出任官职,两人都一样不愿为贪图荣华富贵去做官。黄巾军起义爆发后,邴原将家属安置在北海城内,自己避进郁洲山中。

当时,孔融任北海相,向上司推荐邴原。邴原以黄巾军正强盛为推托,又避到了辽东; 在辽东, 他的名望与同乡刘政一样,两人都具有英雄气概和勇敢谋略。辽东太守公孙度恐怕刘政闹事,要想把他杀掉,把刘政一家老少尽数收捕,刘政得以逃脱。公孙度发文告知下属各县:“有敢收留隐藏刘政的,与他同罪。刘政无处藏身, 只能投奔邴原. 邴原将他在自己处藏匿了一个多月. 正好东莱太史慈要回到家乡, 邴原将刘政托慈带出了辽东。办妥了这件事后,邴原去对太守公孙度说:“ 将军你前日要杀刘政,是因为他能对你构成威胁。今天刘政已离开辽东,长官你的威胁岂不是消除了吗!” 公孙度回答道:“是啊!” 邴原又说:“长官害怕刘政的原因,是因为他狡黠。今天,刘政已经离开辽东,他的狡黠没有用了,为什么还要拘禁他的家人呢? 不如赦免了他们, 也使他们不再对你太守有深深的怨恨。公孙度这才放了刘政的家属. 邴原又出钱 帮助刘政家属,使他们都回到故乡. 邴原在辽东时, 一年之中投奔他的人达几百家, 称他为游学之士”,“ 教授的声音不绝于耳.

邴原后来回到了北海, 曹操征召做了司空掾. 邴原有一个女儿, 很早就过世了, 当时曹操的爱子仓舒也死了, 曹操要想把他与邴原的亡女合葬, 结成阴亲, 邴原推辞说:合葬不合礼法。我邴原之所以自愿在明公手下干事,原因就是因为明公能以古训礼典对待我而不作什么变动。今天我若答应了你这件事,则是把你我都变成凡夫俗子,庸俗之辈了,明公焉是能做出如此之事的人啊?” 曹操这才罢休, 迁邴原为丞相征事职。

崔琰为东曹掾职,记载此事时说;”征事邴原, 议郎张范,, 皆是纯净有德, 志向高尚,行为忠直方正之士;他们清廉自洁能够脱俗,操守固执足以担当重任;所谓龙翰凤翼,国家的重宝就是指象他们那样的人,把他们举荐出来,委以重任,那么,奸诈小人,不仁不义者都会远远地离开,不再会影响国家的治理了。

邴原代凉茂任五官将秘书, 经常闭门自守, 没有公事, 从不出门。曹操发兵征讨东吴时,邴原随军出发,死在征吴的道路上。

戒酒苦学

邴原很喜欢喝酒,但想到喝酒会荒废学业,就毅然下定决心戒酒。

邴原在外游学八九年之久,他常常通宵达旦地和挚友高谈阔论,和名师一起谈诗论道。俗话说:“酒逢知己千杯少。”每逢有人劝酒,邴原都是只望一眼酒杯,然后含笑摇手,表示自己不会饮酒。其实邴原是为了不荒废学业才克制自己,滴酒不沾的。学成回乡后,邴原广收门徒,为了尽心教学,他仍是酒不沾唇。在邴原耐心地教诲下,门徒中有几十人学得非常精深,成为当时有名的学者。

常言道:“江山易改,秉性难移”,可是邴原为了专心致志攻读,而改变自己爱喝酒的嗜(shì)好,这种毅力令人钦佩。